29 2020-12

10年成就全国最大快运网络 安能物流的增长逻辑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从虹桥机场向西约十分钟车程,便可到达上海市青浦区。作为承载长三角一体化和虹桥商务区的辐射功能地带,该区目前已经聚集了14家全国和区域快递总部。国内已上市的7家快递行业龙头中,有5家企业总部坐落在青浦。

  这其中,零担快运龙头的安能物流早在十年前已将总部安置于此。在这片被业内视作物流企业的“兵家必争之地”,安能物流目前已经发展成为国内市场规模最大的零担物流企业。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相较于快递行业,零担快运的市场规模更大,达到万亿级别。然而,目前国内零担快运行业市场集中度不高,但受大件电商渗透率提升、供应链物流升级的拉动,这一市场的增量成长空间乐观。招商银行研究院发布的研报认为,零担快运市场发展将有望实现结构性提速,未来3-5年大件快递、小票零担需求增速将超行业平均。

  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安能物流董事长王拥军也表达对零担快运前景的乐观看法,“快运行业的整合才刚刚开始,在产业互联网提高效率、国内经济大循环促进消费的良性互动中,快运网络平台的价值才刚刚崭露头角。”

  随着网络化进程逐渐从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的进化,以B端为主要用户和改造对象的全新时代正在来临,这一点在物流业也不例外。

  根据王拥军介绍,中国的货运市场有1000多个,而每个市场里又有四五百家货运公司,基本是极度零散的夫妻店,每个店做一条线路、一个区域,无法一站式解决全国的货物流通,是一个多层分段的生态,相对低效。

  这一传统的货运形态继续改变。“曾经有许多企业试图通过成立直营网络,在全国各地开设直营门店来解决行业低效问题。”王拥军回顾发现,到了2010年,即使经历了近二十年时间的发展,类似的直营网络货量只占到行业份额的2%,最大的直营企业建立5000家门店后就遇到了瓶颈,难以突破。

  而这个市场仍旧以上百万家零担的货代为主体,占据了98%的市场份额。机构的研究也证明了这一点,招商银行研究院发现,我国零担快运行业集中度CR10仅2.86%,较成熟市场CR10(美国为例)75%的比例有着很大的提升空间。

  与快递企业不同的是,在零担物流这一错综庞杂、看似蓝海的市场,安能物流靠着革新的商业模式和全链路数字化运营打造了全国最大的快运加盟网络。

  王拥军介绍,安能在开始做物流时,用建立物流产业互联网的方式,建成了一个网络平台,通过给全国线下零散货代进行技术赋能,逐渐累积链接了26000家网点用户,做到了乡镇全覆盖。

  王拥军认为,安能在过去十年做对了三件事:第一,选择货运行业相对有提升空间的零担产品细分赛道;第二,建立线上链接平台和线下基础设施相结合的模式;第三,全链路数字化运营,让效率得到集成优化。

  “从选择赛道的角度看,物流运输通常分为三个领域,快递、零担和整车。整车最为简单,即整票发车,优化空间相对较小;快递领域巨头林立,整合空间不大;而零担是腰部市场。”王拥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安能之所以选择了零担行业打造互联网平台,因为首先行业零散,整合空间大;其次需要拼货,效率提升后,优化空间非常大。

  在刚刚过去不久的双十一,安能物流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该公司“双十一”单日货量突破51357吨,较去年同日增长近30%。

  随着消费者对于配送时效性、运费价格、服务体验的要求不断提升,“双十一”成为每年考验物流企业综合实力的试金石。但每年“双十一”前夕,有关行业价格战与低效竞争的话题讨论总会此起彼伏。

  天风证券的研报显示,虽然物流快递行业维持高增速发展,但快递行业价格却显示一定幅度回调:2020年10月,行业综合单价为9.85元/票,同比去年跌1.58元/票。是要规模还是利润?这也成为如今零担物流企业也要面对的“莎士比亚之问”。

  王拥军认为,“在网络型企业竞争的上半场,快速增长是最好的路径,先期的亏损是有战略价值的;但在下半场,没有利润的增长是毫无意义的。”而快运行业的竞争已然进入了下半场阶段,在这一阶段,建立降成本的能力、构筑护城河十分重要。

  第一次的2C消费互联网升级,从线下跨入线上,无需经过三层分销,本质上已经克服了线下流程造成的距离,而线上的销售仅仅需要的是实惠的快递。归功于“低至3块钱”一单的快递,线元包邮”的商品,在互联网升级的过程中,电商、快递行业相互成就、共生促进,在过去十几年里,得以飞速发展。

  第二次的2B产业互联网升级,则带来了线下分销渠道多层、物流多分段的特点。因此,必须大幅度缩减货运成本,才能促进产业互联网升级。这使得低成本物流成为所有产业互联网的发展一个基础条件。

  “物流成本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零售半径。物流成本越低,商品卖得越远,低物流成本可以促进消费,也有利于企业建立有效的上游供应链。”王拥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在过去,中国传统流通体系为三层分销省级代理、市级代理、县级代理,构成了商品跨省售卖的巨大成本,也限制了将商品卖到更远的地方去。因此,过去只有一线大牌才有能力层层分设经销商,腰部品牌、尾部品牌只能在省内售卖,对经济的发展造成了重大的制约。

  安能物流如今在全国建立了140个分拨中心,通过算法对网点货量进行重组优化,并开通了4000条车线,在网络的广度、深度、速度、态度方面进行全面提升,打造了升级版的快运产品。安能物流表示,未来还将会持续优化网络布局,做到产地直发、线路拉直,并且实现高密度配送,进一步帮助客户降低物流成本。

  在全链路数字化运营方面,安能物流将所有货物流通数据进入系统,进行全面规划设计,在每一个链路环节设置提升效率的科技工具。通过持续投入数字化运营,每年降低10%的成本,经多年迭代、沉淀,在降本的同时,网络时效、品质等指标也大幅度提升。

  王拥军表示,“只要我们用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持续地做效率优化,获得更高效率、更低成本,这个良性循环关系就能够持续下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cn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 监督邮件:.cn